时隔5年再拍古装,在娱乐圈“神隐”的她,没有事业心就该让人失望吗?

  • 时间:
  • 来源:读者

近日,刘诗诗新剧开机,在不加修饰的镜头里,她的发丝随风飘扬,眼神清澈又坚定。

黄沙漫漫,衣袂飘飘,她像是从尘封已久的时光中缓缓走来。

仅仅是一张随手拍,就让网友惊呼:“果然是天选古装人!”

一时间热度直冲榜首,B站剪辑高手各显神通,连带着她过去的古装造型又一次刷屏。

或清丽,或温婉,或飒爽,或妩媚。

《一念关山》剧照

这位路人缘极好的女明星,包揽了一代年轻人的童年回忆。

完美的三庭五眼,恰到好处的留白,再有清透纯粹的灵气加持,完美契合了中国人对古典风韵的追求。

让审美迥异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到舒服。

她不在江湖,江湖却从没忘了她。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美人,当时进入娱乐圈只是因为一个偶然。

时间拨回到2004年,即将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的孩子们,都面临着就业问题。

刘诗诗跳芭蕾

对刘诗诗来说,她6岁开始学习芭蕾,一步一步按照规划的路线走。毕业后成为一名舞蹈老师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家人也乐见其成。

刘诗诗芭蕾照

然而,命运的变化莫测将她推向了另一条路。

还没走出校园的她,陪着朋友去试镜,机缘巧合之下,被导演平江锁金一眼相中。

刘诗诗毕业照

那时的刘诗诗,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眼神里带着初出茅庐的腼腆和羞涩。

非常符合《月影风荷》中长发飘飘、泪眼朦胧的女主角形象特点。

导演当场敲定了人选。

就这样,对表演也充满兴趣的刘诗诗在家人的支持下,走上了一条和设想完全不一样的道路。

《月影风荷》剧照

她离开了安稳的环境,去体验更广阔的天地。

那时的她,因为没有科班学习经历,也不会找镜头,经常被诟病眼睛无神。

之后她陆续出演了几个没什么水花的角色,像个透明人一样默默努力着。

2007年,她人生中的贵人出现了。

作为唐人总裁的蔡艺侬,在选拔演员方面一直有着鲜明的风格——不争不抢,人淡如菊。

毕竟时尚转瞬即逝,风格却可以永存。

唐人走出的关咏荷、孙莉都有着唐人审美的烙印。

刘诗诗,是典型的第二眼美人,而她的这种特质,在唐人古装剧中得到了极致释放。

最先破圈的角色,是《聊斋奇女子》中的辛十四娘。

《聊斋奇女子》剧照

一袭白衣,简单的盘发上,戴着一朵白花。

她懵懂中带着悲天悯人的神色,让人为之心醉。

剧本也不拘泥于情情爱爱,而是探讨人心幽微。

剧本和演员的双剑合璧,使得辛十四娘在单元剧中,有着碾压式的点击率。

辛十四娘的成功,对于蔡艺侬来说是一次小试牛刀。

她敏锐地感知到,审美是多元化的,百花齐放的时代里,刘诗诗必定会有一席之地。

她没有立即搬出所有的资源将刘诗诗快速推上女主角的宝座,而是让她潜下心来打磨角色。

刁蛮任性的嘉怡公主,柔弱犹疑的穆念慈,她在一步步尝试,也在一点点积累。

等到《仙剑奇侠传三》上映时,她已经能很好地一人分饰两角。

《仙剑奇侠传三》剧照

千年不灭的亡国公主龙葵,只因为执念久久不离去。

蓝裙摇曳,她是遭逢变故的幽魂,怯懦胆小,有流不完的眼泪。

红裙飞舞,她是一心只为王兄的偏执妹妹,眼中淬着燃烧一切的烈火。

她身着一袭广袖流仙裙,撑着伞亭亭玉立的样子,至今令人难忘。

真是人如其名,诗一般的女子。

这不是能艳压旁人的美,而是自成一派,不冒犯别人的美。

像是一朵清丽的木兰花,独自在枝头静静绽放。

2011年,人们悄然发觉,这朵木兰花,原来已经到了最好的时候。

穿越剧井喷的时代,《步步惊心》一骑绝尘。

即使有着美貌,家世,智慧的加持,女人也不过是个棋子,被三言两语左右着命运。

《步步惊心》剧照

马尔泰若曦,是误入古代的过客。每个人对她的喜爱都来源于她与古代女子的不同。

但是,在那个时代背景下,面对一个独立自强的女人,人们爱她的同时,也在摧毁她。

从前期的俏皮灵动,到入宫后的谨慎克制,最后看着历史一幕幕发生,却无能为力。

她兢兢业业地做着奉茶宫女,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卷入皇权的争斗中,经年累月,心力憔悴。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过,她也未能幸免。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拍《步步惊心》时,她总共要拍600多场戏,无论是直面镜头还是作为背景板,她都要调整到最佳状态。

一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完全不够的睡眠让她内分泌严重失调,压力大到额头长痘。

隆冬腊月里,她为了达到剧本中的效果,真的用冷水浇头,冻得浑身发抖。

《步步惊心》剧照

因为太入戏,她在拍完步步惊心的很长时间,都无法走出阴影。

同样出身唐人,和刘诗诗屡次合作的胡歌这样评价她:“诗诗没有经验也没有套路,她和角色的沟通和交融都是最真实的。”

或许这就是“没有技巧,全是感情”吧。

她对得起《步步惊心》,后者同样没有辜负她。

马尔泰若曦活了,她彻底红了,娱乐圈就这样开出来一朵清雅的花。

《怪侠一枝梅》中敢爱敢恨,孤傲冷艳的燕三娘是英姿飒爽的侠女,过硬的芭蕾功底让她的打戏行云流水,空中一字马更是信手拈来。

《怪侠一枝梅》剧照

《轩辕剑》里嘴硬心软,刁蛮傲娇的拓跋玉儿,梳着高马尾,在大漠上肆意奔驰,明媚得像是阳光。

《轩辕剑》剧照

由于古装适配度实在太高,她的各种造型都是难得的剪辑素材。当年没有水花的小角色,也重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尹双双跑起来的时候灵动中透出一丝纤弱,笑起来的时候温雅端秀,又抹不去世事无常的悲凉感。

状似明月泛云河,体如轻风动流波。

张晓龙曾说:“用形体塑造了一个人物,才能够讲故事给别人听。”

在这一点上,刘诗诗无愧于“天选古装人”的称号。

穿上古装的她就是一只仙鹤,是我欲乘风归去的舒展自在。

当走上红毯,她就像一只优雅的天鹅。就算穿高跟鞋,她仍然步履轻快,走路带风但又不显得莽撞。

优雅和飒爽,竟然在她的身上并行不悖。纤腰直背一字肩,知性端庄的东方优雅美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事业上红火,爱情也来敲门了。

她和吴奇隆的结合,是因戏生情也是水到渠成。当初这桩婚事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

刘诗诗、吴奇隆婚礼现场

虽然在屏幕里,两个人都完美诠释了角色,相爱却不能相守,带给了观众无限惋惜。

但在生活中,他们一个来自台湾,为了生计摸爬滚打到现在的地位;一个成长在北京城里,从小衣食无忧。

更何况还有17岁的年龄差。

从世俗的眼光来看,他们不相配。

但是爱情,没那么世俗。

国剧盛典的颁奖晚会上,他们在人群中注视着彼此。

刘诗诗和吴奇隆

在擦肩而过时,情意从彼此的眼底蔓延。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相遇,是在彼此最好的年纪。

2016年,吴奇隆在婚礼上紧紧攥着刘诗诗的手,他说:“我不止一次埋怨过老天,怪他对我不好。现在我也明白为什么了,因为它把最好的留给我了。”

而刘诗诗回应道:“我的肩膀给你靠。”

婚后的刘诗诗从不在综艺上露面,也很少在媒体前秀恩爱。偶尔被拍到二人出游,都是吴奇隆包揽所有的行李。

亦舒曾说:“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服,买过什么珠宝,因为她没有自卑感。”

当初不被看好的感情,多年后令人羡慕不已。她不炫耀,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刘诗诗、吴奇隆婚礼

从小在爱里长大的姑娘,童年是惠及一生的财富。她把家人看得比什么都重。

当女人不为钱财名利所困时,那个对的人,一定能提供独一无二的情绪价值。

刘诗诗和吴奇隆

其实在今秋的开机之前,她已经有6年没有拍过古装剧了。

出演的几部时装剧,也没能取得突破。

有人不理解,人都这么红了,事业心却这么淡。

事实上,刘诗诗早在成名之初,就坚定了选择。

在戏剧中,她穿梭千年时光;而真实的她,希望活在当下。

旁人赞她红前红后一个样,是因为她没把红这件事当作生命中的唯一。

和唐人签约多年,蔡艺侬真心对她,为她挡去诸多酒局。

她也争气,一步一个脚印。

合同到期时,她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热泪盈眶地感谢蔡艺侬。

投桃报李,她们都对得起彼此的十年。

黄轩称她:“慢热但不冷漠。”

现实中的刘诗诗,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性格极其爽朗的她,笑点也低,经常在片场中笑得开怀,获得“刘哈哈”的昵称。

经常被抓拍,被偶遇在街边的小店。

参加活动,飞机一落地,最重要的事情是给家里人买大包小包的特产。

婚礼给亲朋好友们和媒体都精心准备了礼物,体贴又周到。

听人夸赞她“人淡如菊”,便诚恳地回应:“太美化了,我就是懒。”

不少人羡慕她的洒脱,也有不少人质疑她的选择。

然而,人一生中都会面临许许多多的取舍,与其被选择困扰,不如活在当下,倾听心底最真诚的声音。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别人的话也重要,但该听的要听,不该听的,放掉。”

参考资料:

《时尚COSMO》

《CCTV星推荐》

《娱乐百分百》

《国剧盛典》

作者:章娱鸽,读者人物签约作者,酷爱娱乐的鸽子。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与本平台无关。